有一种态度叫作品一号

2018年9月24日,红酒世界造访作品一号酒庄。这是一座专注于生产优质波尔多风格红葡萄酒的酒庄,位于美国的纳帕谷。现在就让红酒世界带领各位一起领略作品一号的风采。

2018年9月24日早晨,经过昨日在飞机上颠簸了一整天之后,竟没有时差的概念,从凌晨12点多一觉睡到了早上8点半。匆匆洗漱,用过早餐,穿上笔挺的西装,把自己打扮得神采飞扬,因为今天,是去参观作品一号酒庄(Opus One Winery)的日子。

有一种态度叫作品一号

模糊的作品一号,渐渐清晰

早上11点,准时到达,走过长长的林荫道,两边是葡萄园。如今是收获的季节,笔者期待着今天的参观会有特别的收获。

有一种态度叫作品一号

作品一号酒庄的赤霞珠葡萄园

有一种态度叫作品一号

等待采收的葡萄

地面上有不少暴晒而成的葡萄干,当然作品一号不出售葡萄干,这么做,只是为了让产量更可控,让风味更凝练。

有一种态度叫作品一号

乔伊斯(Joyce)是此次酒庄参观的接待,她来自中国台湾,风趣幽默。慢慢又细细地品着作品一号序曲红葡萄酒(Opus One Overture),聆听着乔伊斯讲述作品一号过去的故事。这里就是罗伯特·蒙大维(Robert Mondavi)和菲利普·罗斯柴尔德男爵(Baron Philippe de Rothschild)牵手的地方,也是他们“爱的结晶”。没有51%和49%的牵强,他们之间只有50%和50%的平等与相互认可。而酒庄把这个婚镜挂在会客厅里,是另外一种方式的证明——伟大的“联姻”,必然造就经典。

有一种态度叫作品一号

听完乔伊斯的介绍,笔者产生了一种对“爱情”更加深刻的感悟。“爱情”可以有很多种,而罗伯特·蒙大维和菲利普·罗斯柴尔德男爵的这种感情,不是一见钟情,也不是日久生情,是尝试着慢慢走近彼此,更多的相互理解,独立而平等。这样的“爱情”必然相敬如宾,厮守到老。

有一种态度叫作品一号

巧遇酿酒师迈克尔·萨拉齐(Michael Silacci)(左)

果然不出所料,酒庄的酿酒车间已经开始作业。此次参观最幸运的是能够亲眼见证2018年作品一号酒庄红葡萄酒(2018 Opus One, Napa Valley, USA)的诞生,也有机会体会到作品一号对于细节的执着与坚持。

为了尽量减少葡萄在采摘过程中被挤压破碎,从而影响品质,酒庄使用小塑料筐进行采收。虽然会增加采摘工作量,但是为了品质,酒庄的工作人员也真是拼了。9月的纳帕谷(Napa Valley)早晚温差非常大,通常凌晨是13度,而中午是30度以上。凌晨采摘,可以保证葡萄的新鲜度,从而用最佳状态的葡萄来酿酒,所以他们一般都是在凌晨两三点进行采摘。

有一种态度叫作品一号

有一种态度叫作品一号

采摘回来的葡萄,经人工筛选,由机器进行除梗,再经光学分析仪进行筛选,剔除果实颗粒过小和成熟度不够的葡萄,进一步提升葡萄的质量。整个酒庄就只有这么一条生产线,笔者录制了一段小视频,方便读者了解整个筛选、除梗到最后葡萄汁进入发酵罐的过程。

在筛选除梗设备的下一层,就是酒庄的发酵罐。从小视频中可以看到,工人可以直接在这一层打开发酵罐的上盖,让葡萄汁在重力作用下流入到发酵罐中。下图看到的就是作品一号的发酵车间,罐口直通上一层,可以很便捷地进行流水作业,减少葡萄汁暴露在空气中的时间,也避免了塑料管道的使用,最大限度地保持了纯正的风味。

有一种态度叫作品一号

发酵罐上印着作品一号酒庄的标志,其中的两个头像分别是罗伯特·蒙大维和菲利普·罗斯柴尔德男爵,一个朝向东方,一个朝向西方。看着这个标志,笔者会意地笑了笑。

有一种态度叫作品一号

最后笔者在品酒室品尝了2009年份和2014年份的作品一号红葡萄酒。其中2014年作品一号红葡萄酒分别获得了罗伯特·帕克(Robert Parker)96分以及詹姆斯·萨克林(James Suckling)97分的评价,令笔者难以忘怀。并不想吐掉一口,也不想在杯中留下一滴,这是笔者所能使用的对作品一号表达崇敬之情的唯一方式。

有一种态度叫作品一号

2014年作品一号红葡萄酒

走出作品一号的大门,笔者心中感慨万千。这就是作品一号,这就是一种态度。这种作品一号的态度,没有矫揉造作,没有浮夸喧哗,只是想在每一处细节都做好最应该做的自己,只是想在每一处灌注作品一号与生俱来的探索与创新精神。本身的光环并非与生俱来,未来的力量在细节中凝聚,作品一号,只有一号作品,绝无他曲。(文/沧海树)

关于作者: 小红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