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膜拜酒”平古斯:一个丹麦人的勃勃野心

当第一步的尝试已然接近完美,那么这份成绩即是幸运的恩赐,也是不幸的诅咒。但皮特似乎对此不甚在意,他依旧在自己的一分二亩田上勤勤恳恳地培养老藤丹魄,一步步完成自己的野心。这就是皮特·西谢克与平古斯的故事。

1996年,英国著名葡萄酒商科尼巴罗(Corney & Barrow)的总经理亚当·布雷特-史密斯(Adam Brett-Smith)受邀品尝了一款不知名的西班牙葡萄酒,他说:“那一刻如有神谕,我在25秒内决定进口这款葡萄酒,尽管酒名听起来怪怪的。”随后,这位英国商人同样为权威酒评家罗伯特·帕克(Robert Parker)安排了这款酒的盲品,帕克当即为为这款酒打出了接近满分的高分,打破了他给西班牙新酒款评分纪录。  对此,酒款的主人则表示:“在帕克评分盛行的90年代,得到他的肯定是十分重要的,但是像偏爱经典口感的全球知名葡萄酒大师迈克尔·布罗德本特(Michael Broadbent),也喜欢这款葡萄酒。”足以见其对自家葡萄酒的充分自信。对西班牙顶级名庄有所了解的人,大概已经猜出这样的话正是出自西班牙膜拜酒酒庄平古斯(Pingus)的主人——皮特·西谢克(Peter Sisseck),而那款高分酒即是酒庄的旗舰酒、也是第一款酒:1995年平古斯酒庄干红葡萄酒(Dominio de Pingus, Ribera del Duero, Spain)。

西班牙“膜拜酒”平古斯:一个丹麦人的勃勃野心

图片来源:Carlos Gonzalez Armesto

当第一步的尝试已然获得完美,那么这份完美即是幸运的恩赐,也是不幸的诅咒。但皮特似乎对此不甚在意,他依旧在自己的一分二亩田上勤勤恳恳地培养老藤丹魄(Tempranillo),一步步完成自己的野心。这就是皮特·西谢克与平古斯的故事。

  丹麦人在西班牙

平古斯酒庄的葡萄园坐落于杜埃罗河岸(Ribera del Duero)的拉奥拉(La Horra)区,占地约20公顷。其酒庄踞于杜罗河(Duero)岸靠西的村子里,而且没有特殊的门牌作为标识。但也就是在这样平凡的酒庄内,诞生了西班牙现代的膜拜酒。这一切,都要归功于酒庄的主人、传奇酿酒师皮特·西谢克。

皮特出生于丹麦,家族中少有亲戚朋友从事葡萄酒行业。8岁时,皮特第一次感受到了葡萄酒的滋味。或许就在那时皮特肤血中对于葡萄酒的热爱被点燃,皮特在上个世纪80年代来到了波尔多(Bordeaux),跟随叔叔皮特·维丁-迪耶(Peter Vinding-Diers)学习酿造葡萄酒。随后,皮特·西谢克来到了西班牙,并在叔叔朋友的酒庄里管理事务。1995年,皮特在杜罗河岸成立了自己的酒庄,从此开始了其开挂的葡萄酒生涯。  虽然平古斯位于西班牙葡萄酒界的高峰,但是酒庄名却和一切高大上的表达毫无关系。平古斯,即“Pingus”是皮特的婶婶给他起的小名。“她受够了区分我和叔叔皮特的名字,于是她便开始叫我平古斯。这个名字来源于她最爱的动画片《皮特与阿平》(Peter and Ping),”皮特解释到。  老藤、土地和佳酿  在叔叔朋友的酒庄工作几年以后,皮特越来越渴望拥有一家自己的酒庄。于是,他开始不断寻找当地合适的葡萄园。最终,皮特在拉奥拉区找到了一片种植老藤丹魄的葡萄园。有多老?藤龄基本在65年以上。

西班牙“膜拜酒”平古斯:一个丹麦人的勃勃野心

图片来源:Carlos Gonzalez Armesto

凭借在当地酿酒的丰富经验,皮特认为老藤丹魄有着非凡的特点和独特魅力,并通过不断地研究后,发现葡萄园的土壤十分适合种植葡萄:葡萄园的土壤主要为黏土和石灰岩土壤,非常适合在当地严酷的气候条件下种植葡萄。而且土壤上层排水能力出色,深层土层又兼有优秀的储水能力,非常适合应对7、8月份异常干旱的天气。

西班牙“膜拜酒”平古斯:一个丹麦人的勃勃野心

图片来源:Carlos Gonzalez Armesto

1995年9月,皮特在其租下的酒庄中完成了平古斯酒庄第一款葡萄酒:1995年平古斯干红葡萄酒。当时这款一鸣惊人的葡萄酒产量只有325箱,采用风格极度浓缩、力量感饱满的老藤丹魄酿造而成。随后,皮特还推出了平古斯的副牌酒:平古斯之花干红葡萄酒(Dominio de Pingus Flor de Pingus),以及用皮特妻子名字命名的平古斯艾米莉亚干红葡萄酒(Dominio de Pingus Amelia)。最近,平古斯还和其酒庄合作,推出了平古斯PSI干红葡萄酒(Dominio de Pingus PSI)。很多人认为,平古斯的葡萄酒采用的是单一品种,但皮特会加入小比例的本地白葡萄品种阿比洛(Albillo)和歌海娜(Grenache),给酒液带来更多的香料气息和精致感。  因祸得福的天价酒款  作为膜拜酒,1995年份的平古斯正牌自然造价不菲。但真正将其酒价推向巅峰的,是一场沉船意外。1997年时,75箱95年份的平古斯葡萄酒被运往美国销售。但是这艘运有顶级酒款的船只不幸在途中遇险,于是这75箱葡萄酒全部沉入大海。那时,皮特从未想过这部分酒款的损失从何处补偿。但不知是否验证了那句老话: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沉船的消息在美国市场传开,刺激了这款数量稀少的葡萄酒价格的上涨。于是这个年份的葡萄酒身价翻了一倍不止。

当然,在一片叫好声中,也少不了对平古斯葡萄酒的批判。有些酒评家认为平古斯的葡萄酒的风格太过庞大,萃取的果味过于浓郁。不过在皮特看来,这些评价都只会鞭策平古斯酒庄变得卓越。或许你要说:“他可真是一位包容的酿酒师啊”。但相比起“包容”,用“野心勃勃”形容皮特会更合适。这位在酒庄初创之时就酿造出高分酒的丹麦人,在2012年时买下了波尔多右岸的酒庄,开始了他葡萄酒事业的另一篇章。至于下一步,皮特会不会在波尔多或是其他地方带给世界更大的惊喜,我们对此抱有的态度只有满满的期待了。(文/Jasmine)

关于作者: 小红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