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兰酒庄日志(一)

这是一个真实的记录,从我加入“立兰酒庄项目”起,就坚持用微博记载着酒庄建设期,它成长的每一步。我这人记性不好,有些东西需要用文字才能保留下来,这还是在法国读书起养成的臭毛病。这是我参与的第一个酒庄建设项目,很幸运能加入左总和邵总的团队,是他们给了我机会去实现一些在法国就一直盘踞在脑中的想法。所以,这里于我个人而言意义非凡。虽然不是自己的酒庄,但还是把它当成自己的项目在做。期望这里能够承载一些年轻人的执着与那些珍贵的还没有被现实磨掉的梦想!

2012-12-19  

中午出发,贵阳至银川,没有直航,在西安转机的空闲买了本茶经,看得是不亦乐乎豁然开朗,研读着这本绝对zhuangbility的奇书,看着长得颇有汤 唯神韵的品茶师俞元宵女士烹茶,图片似乎都晃动着飘出茗香。晚7时至,饭桌上与老大聊得兴起,扯开草图就着酒就谈到了深夜,零下7度,却并不感到冷。——第一夜

2012-12-21  

应酬酒喝得头痛欲裂,半夜睡醒了口干舌燥,深深理解了“吃吃喝喝也是工作”这句话在中国的真正含义。酒桌上几杯白酒红酒下肚,原本难搞的人变得满面春风和蔼可亲了,原本难办的事变得轻松写意如此甚好了。那座隔在众人间的冰山,在一杯杯酒精的燃烧下,慢慢融成了水,散得无影无踪。人,还是那群人。 

新酒庄的建设是件极其细碎的活儿,从总体架构到功能应用,从外部立面到内里装潢,必须像要求一瓶葡萄酒般细致,风格统一,优雅平衡,还不能太贵了,要物超所值。更高一些,就需要体现酒庄的酿造理念和当地的文化,如何能将这些揉进酒庄而不觉得别扭,就显得格外需要思考了。平庸与惊艳,只在毫厘之间。

立兰酒庄日志(一)

2012-12-23  

零下23度,银川在一场大风下被冻结了,即使晴朗得万里无云,人也像被丢进了一个巨大的冷藏室,到了夜里,气温就更低了,每一口空气都带给鼻腔剧烈的刺痛,暴露在外皮肤就像被无数小刀划拉割裂着。还没有适应这里干燥的空气,脸上出现了“高原红”,吃了碗羊脖子,嘴立马起了一排小泡,毫无意外地上火。

在建材城和家具城为临时的办公室寻找合适的地板及家具,一整天下来,却一无所获。新买的大办公室有300多平米,位于万达广场,需要后年才能交付,这就另外需要一个临时的办公地点,虽然近两年主要的工作地点会在贺兰山脚的生产基地。不过就是因为这临时二字,让我们很难决定装修的程度,毕竟还要再搬。  2012-12-24  

与邵总商量了一整晚,酒庄的基本结构算是定了下来。功能上,老大尽量满足了我重力与冷浸渍的要求,不想做太多超前的概念,只想用那些最实际管用的东西。精品酒庄,贵在质而不在量,虽然一期500亩的设计容量并不算小。左总是莫言迷,有着全套的莫言作品,蹭来本“生死疲劳”,2012年的平安夜如此而已。  

2012-12-28  

邵总是个实在、注重细节的人,与他反复推敲、商量着酒庄的各个细节。做效果图,希望能表现一种古老厚重与现代简洁的融合,不得不说,自己设计酒庄确实很有意思。中午,银川突然飘起了微雪,城市轻覆了一层淡白,却并没有前几天大风的寒冷。一杯摩卡,一本三联生活周刊,品味成龙大哥的电影人生。  

2012-12-29  

不知道为什么做个渲染还得发到成都去做,不过能在2012年最后一天看到酒庄效果图,有些小激动。年底总喜欢翻翻自己记录的一年,今年似乎容量特别多,欠的稿子就让我随意写吧,变成负担就不好玩了。两天后肯定信息大塞车,就提前两天祝朋友们新年快乐了!末日都过了,再没借口偷懒了,油门到底,Go!

2012-12-31  

2012年最后一天拿到了酒庄一期外观的大致效果图,大家看着图不停地比划着,谈到未来都有些激动。为了下季酿造能在新酒庄中进行,我们采用了异常简约的风格,钢筋混凝土加玻璃的组合能够确保工程的按时完工,混搭其间的中式元素柔和了硬朗的线条,钢铁的外表,却保留着传统的“心”。

2012-12-31  

邵总抱回来两只小狗,全身脏兮兮的,也看不出来什么品种,说是牧羊犬。出生才几周,刚才厕所里一阵叫,我们几个人分别从不同的房间赶到。想是饿了,掰了半个馒头,倒了两包牛奶,两个小家伙闷着头呼噜噜地吃着,和两头小猪仔一样。2012年的最后一天,我们酒庄又迎来了新成员,黑的叫皮诺,灰的叫美乐。  

1月1日  

新年第一天,艳阳高照,听闻有朋友去爬了贺兰山,佩服得紧。来了两周,已经适应了这里的干燥与寒冷。知道两个小毛球不能喝牛奶,我居然冒着寒风去买了一些狗食,要知道哥们儿是连自己肚子饿都懒得去吃饭的主儿。耳旁响起这么句话: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反正你让狗去超市购物刷卡还是有些勉为其难的。

1月2日  

把皮诺和美乐送到了酒庄的生产基地,大家都很喜欢这两个虎头虎脑的小家伙。冬日里的阳光基本就是个摆设,行走于户外,寒气从松软的沙土地直直透过厚厚的鞋底,四肢在瞬间僵硬,鼻尖有着灼烧感,只敢轻轻地吸气,透心凉。盲品,今年的赤霞珠比黑皮诺更适合新桶陈酿,决定减少黑皮诺新桶比例及陈酿时间。  

1月7日  

和老大聊天,谈到移民的问题,不同观点的碰撞,折射出不同的生活经历。我说我对于物质上的东西没什么太多要求,始终处于一种运动状态。拿车子打比方,一百万,也许对于他就是一辆辉腾或是宝马七,对于我,则是一张全球旅行的机票,我说我可以开20万的车子,花80万到处走走。当然,他们可以两者兼有。  

1月7日  

办公室的家具已经采购,网络与电话正在开通,公司网站的建设也提上日程,酒庄的建设已经进入工程图阶段,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银川很小,在外吃饭,居然碰到贺兰山的新团队,一堆外国人一堆中国人,管理及技术团队。贺兰山已经成为保乐力加全资品牌,全名“保乐力加贺兰山”。未来,可预见的战况激烈。  

陪着分众传媒的王总走访了一些曾经去过的酒庄,源石酒庄每次去都会建设得更加令人惊叹,纯中式园林的设计,我对众人说,如果说这里出了好酒,就是中国响当当的名庄。总算见到了铖铖酒庄的张总,28岁,庄主兼酿酒师,弃设计而酿酒,精细的酒质,对葡萄酒的爱已经流淌在血里。“贺兰山下”系列,我得写。  

1月8日  

本来说去家具城把剩下的家具买了,结果下午在@乐买酒Lovemywine与王总聊得兴起而忘了时间。葡萄酒就是这样,无论如何陌生,一支酒就能拉近彼此的距离。我说我喜欢葡萄酒,很多时候不是因为酒,而是那些喝葡萄酒的人,管你是文艺范儿还是技术控,酒塞一拔,故事便有了一个开头,后面的,则是时间所写。  

1月11日  

做酒庄工程的流程确实非常麻烦,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各家单位的章一个都不能少:勘探院的,设计院的,监理公司的,施工单位的……这只是工程方面的,还没包括相应政府管理部门,土地的,林业的,发改委的……与设计院沟通,需要酒庄工艺流程图来设计工程施工图,水电气的配套管线等等。

1月15日  

午饭,邵总今年酿的黑皮诺居然和朋友寄来的Beaune 1er cru Clos du Roi战平。钢罐取出的黑皮诺表现实在是平平,酒体单薄,结构过于简单,不过倒也容易喝的很。基地新到一批Radoux的桶,准备入桶。再次品尝桶内黑皮诺,色泽饱满,果香居然没有被新桶覆盖,漂亮的变化让我推翻了黑皮诺不入桶的决定。  

1月16日  

根据已经确定好的工艺流程,酒庄开始进入设备选型及辅料选择阶段,大原则不变,花最少的钱,办最多的事。内部水电气管线铺设的设计,还得等设计院的负责人从北京回来才能继续跟进,看来需要做一份详细的工艺流程报告了。皮诺和美乐长得很快,才两周就已大了不少,工作正逐渐变得密集。

1月17日  

酒庄的第一次酿造,虽然就那么几间平房说是酒庄实在有些给这两个字抹黑。和邵总开玩笑,说是我们今年的酒还真有点车库酒的意思,甚至比人家车库都少,满满一百个新桶,想用旧桶都没有。今天入的第二批桶,全是@哈杜橡木桶_RADOUX,三种不同型号,分成两种等级的赤霞珠,明天整黑皮诺。

1月18日  

一只流浪狗躲进了基地的犬舍,下了四只仔,冷死了两只,余下的冻得哇哇直叫,钻在瑟瑟发抖的母狗身下吃奶,看不下去,到附近的草料房寻回一捆草,堆在狗母子身旁,勉强能挡个风。不一会儿,狗妈妈从草窝钻出,叼着死去的孩子,原来是要去埋了。总要先照顾活下来的,我知道,那捆草,挡住的不仅是风……  

1月22日  

已经进入设备选型阶段,根据已设计出的工艺流程进行机械设备的选型及辅料的选择。进口还是国产,这是个问题。进口设备无疑质量上更有保证,但是成本数倍于国产,这就需要综合各个方面的因素,交通运输,交付时间,规格性能等等。有些小东西还不好找,得画图纸自己找厂家做,确实麻烦。  

1月27日  

#宁夏德龙酒业# 向左望不到头,向右望不到头,只有远方微隐于沙中的贺兰山脉能告诉我们这位泰籍华裔富商豪迈气魄的边缘,6666个足球场的面积,10万亩的葡萄种植基地,已经平整种植出近两万亩的葡萄园。车在风沙与砾石的凹凸中前行,突然一只火狐飞速掠过山洪冲出的巨大沟壑,约好的摩托骑行,快哉!

1月31日  

设备采购,根据已经确定的工艺选择所需设备,对比技术参数,查找相关实验数据,不同品牌都有其拳头产品,自成一体,邮件电话,问完这家问那家,试探性询问,进口还是代理,各种语言交杂,报价,协调,接着砍价。仔细想想,和当初大学攒电脑一样,这弄块儿主板,那搞个显卡硬盘什么的……

宁夏葡萄酒产区新年团拜会,几十家听过没听过的葡萄酒企业悉数到场,知名的不知名的,大牌的小庄的,产品摆了一排,第一次看到那么多中国葡萄酒,二了吧唧的在舞台上还在表演的时候,便一手玻璃杯,一手品酒杯,细细尝了两遍,总体不错,部分比较出众。意外地尝到了宁夏张裕,居然还不赖,神奇的土地!

2月27日  

清华经济系的高材生,法国最大的酿酒设备供应商的亚洲区负责人,同岁,一口地道的中文,上来就特中国范儿地干了一杯。哥们儿原来是奢侈品行业的,我说这不挺好的嘛,干嘛换,他说那堆人太装逼,不喜欢。爷爷那辈是酒农,来自St-Emilion的他最终还是选择了葡萄酒,命中注定,躲不了。

3月8日  

做结构之前必须做地质勘察,有了详尽的地勘报告,后面的结构工程师才敢继续设计。从现有的断层看,碎石的地块儿有着极佳的承载力。看着机器费尽地往下打孔,发动机嘶吼着,井台也随着晃动,机器对上了大地,固执地较着劲。大风刮过,把人和机器都裹在里面,呼吸间,都是细细的沙……

3月9日  

所有的工作都是同时进行的,在我们忙着酒庄的功能设计时,基地正平整着近200公顷的葡萄园。三台推土机天天轰鸣着扫过高低不平的土地,原本坑洼不齐的垄沟像被手拂过的沙滩,深色被翻出,只留下平平的印痕。这么一台钢铁怪物,胃口也大的惊人,一个早上得喝去250升优质柴油!

3月19日  

送回了朋友,已经接近午夜1点,独自一人走在黄浦江畔。洒过水的观景长廊,凭栏而望,远方高楼的灯光业已熄灭了大半,隐约透出那么个轮廓。这里的夜,像极了波尔多的夜,也是那么长长的江边路灯,也是那么孤独。在清冷的灯光下,自己却异常享受这种孤独地前行。上海,会回来的,下次,会带上自己的酒!

3月30日  

#关于死亡# 接到朋友电话,说是早晨一位友人因为心肌梗塞去世。他那位朋友我也见过,大约一月前还一起吃过一顿饭,说实话当时并不太喜欢那咄咄逼人的语气与舍我其谁的张扬。不过突然听到这个消息,确实觉得很惋惜,不知道该说什么。所谓的牛逼,真走了,入土的,不过是那方寸之间罢了。

4月2日  

昨日黑皮诺桶尝结果,2桶12年11月7日入桶,木桶香遮住了果味儿;24桶13年1月21日入桶,果香扑鼻,木香清雅。决定下月混合装瓶。各位在上海喝到的是首批入桶的百分百新桶黑皮诺,木味儿过重也就能理解了。、

4月6日  

#劳动日# 酒庄人手不够,干了一天体力活,搬砖、拔葡萄藤……躺坐在拖拉机的拖斗里,头上的天是那么蓝,春天的风还有点凉,阳光却已经开始有些灼人,路旁的杨树已经抽出绿色的芽,挖机带起的沙被风扬起,黄色,在蓝色的天幕下打着旋儿,渐渐溶解……想起去年席地坐在拖斗里,一样的惬意,不同的风景……

4月11日  

#移树记# 酒庄园区需要林木点缀,找了个挖树的高手,据说挖了30年树。于是乎吊车,半挂车,挖掘机,推土机折腾了一天,闹得尘土飞扬,到天黑也没弄完。俗话说,人挪活、树挪死,十几米高的大树岂是那么容易拔出的。突然瞅见树梢一个鸟窝,上树一看,居然有个刚孵出的雏鸟,脏兮兮的也看不出品种。累!

4月13日  

#移树记# 夜里11点,回到银川的公寓,从头到脚都附上了一层灰。13米长的半挂货车装了4个,30公里的路,树杈的边缘蹭着乡村公路的电线,走得小心翼翼。从永宁县城拖到黄羊滩,已是黄昏。吊车、挖机、重卡的光柱在夜幕中交错,半空中悬着巨大的树根土球,恍惚间竟有着外星来客的感觉,头顶,星空璀璨……

关于作者: 小红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